摩卡

我错了低估了我的感冒……更新估计延后不过回和车放到一起的√微博名:luca愛喝摩卡√某些LOFTER放不下的内容就麻烦大家一下移步微博(:3_ヽ)_需要去wb看会在文里提醒的√不定时产不定粮欢迎扩列哟

客夜(月夜的一点小尾声)

因为同桌说我太爱李白了给了他这么笔墨,杜甫就只有他一半的篇幅左右,所以……我就又补了一个李白死之后的杜甫视角(捂脸)
希望诸君使用愉快: )

         收到那人的死讯的时候,他已漂泊了许久。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他是茫然的。许是因为世人提及那人是总要评作“谪仙人”,总归是要与“仙”字挂钩,久而久之,那人在他心里成了不灭的象征。这些年他穷困潦倒风餐露宿,还要躲避无处不在的叛军和所谓的“朝廷亲兵”,支撑他走下来的,不仅是对这个国家无名的爱,更有与那人踏足同一片土地拥抱同一片天空的欢喜,就像两根天柱撑起他的世界。
         如今那人不在了,他的天塌了一半。
         他忽然就找不到坚持的意义了。深爱的国家谋杀了他深爱的人,可这能怪谁呢?他爱的国家没有错,他爱的那人没有错。谁也没有错,只恨生不逢时。
         今天本该是他送严武回朝的日子,却冷不丁得知这么个晴天霹雳,本以为是古井无波的心境仿佛被一阵惊雷劈得粉碎。他强撑着笑容告别了严武,回到破旧的客栈那破旧的客房里,关好门后,他踉跄几步瘫坐在床上,身体似乎被抽空了一般无力。
         窗外,夜空昏暗,不见群星不见明月,偶有几丝月华穿破云层落到他面上。双眼倏然睁开,两行浊泪从眼尾滑入鬓角。卧听远江波涛声,似怒吼似哀啸,悲凉从心底升起,他像个孩子似的放声大哭,泪水打湿了长须,打湿了半白长发,在枕上晕出两片深色。
         几抹月辉像温柔的手拂过他的脸,又像轻柔的吻落在他眉间唇角。
         第二日天不亮,他已起身理好了行装,负手立于窗前,面无表情,只有微微红肿的双眼诉说昨夜的失态。
         他就这般站着,直到朝阳渐渐自江边升起,映那水面薄雾似轻纱云丝,照寒山劲松勾落秋曙色。他会代那人,在有生年内,看尽这锦绣河山巍峨长城,看尽这所谓圣朝舍太平盛世起纷乱战火,看尽这尘世的生不逢时,身不由己,无奈至极。
         所以啊,若有来世,你可千万别再犯傻,掉落这污秽俗世里了。
         阿白。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