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小鬼

不定时产不定粮,接受的小可爱欢迎扩列哟。主写耽美√

不过如此

他是一个天生的君王。即便极不情愿,但loki必须得承认,他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Thor,的的确确天生是个做君王的料子。
黑发绿眸的男人只着一件单薄的墨绿长袍,上面绣有的金银交织的暗纹,却因为loki把自己藏在了宴厅一个最不起眼最昏黑的角落里而无法展现出本应有的耀眼与奢华。男人指尖夹着一杯香槟,也不喝,而是辗转在骨节与指腹间晃荡着,双眼紧紧盯着站在宴厅最中央、最光亮的地方的那个人——他的便宜哥哥,Thor。
作为毫无血缘关系的两兄弟,Thor有着与loki完全相反的外貌。如果说loki是深夜里的寒月,Thor便是正午的耀阳。那个男人作为唯一的王储,有着一头如太阳般耀眼的金发,英俊阳刚的面容,一个爽朗而温暖的微笑就能换来别人死心塌地的追随,随便一句话都能换来别人的信任。Thor仿佛天生就该受人敬仰,就该得到众人的俯首称臣,得到他梦寐以求的一切。
与此相比,自己的挣扎与努力就仿佛一场笑话,除了娱乐他人外没有半点用处。
不过是用遍体鳞伤给别人做了嫁衣。
可是Thor从来都没有弄懂过,他要的到底是什么。Thor也好,Odin也好,整个阿斯加德,都以为他想要的就是权利,就是地位,就是要抢走本该属于他哥哥的一切。
除了他母亲,Frigga。只有她知道,loki想要的,从来,都只是Odin的承认只是想亲耳听见Odin说一句,“不愧是我Odin的儿子!”然而他却为此丢掉了哥哥的在乎和爱。他再也不是那个,被哥哥捧在掌心里宠着的二王子(这是范达尔的原话),而是一个罪人。一个应该被遗忘在落满了灰尘和往事的角落。
loki依稀记得中庭有个叫China的地方,那里自古以来流传着一种晦涩但优美的诗体,为此loki还特地去学了China的语言,就是为了欣赏和学习那些带着独特意境和韵味的句子。然后现在,独自一人站在角落里看着人群中心的兄长,不由就想起了一句“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自己仿佛就像那灯火阑珊处的孤高之人,用尽全部的力气去眺望灯火通明处的他。然而他却不能像诗里的那人一般。他从来换不得哪怕一个回首。Loki静静地看着被人群环绕的兄长,目光最后在Thor 爽朗的笑容上停留几秒,然后垂下眼帘,仰头一口饮尽杯中的酒,摔了杯子转身离去。
正和众人开怀畅饮的Thor忽有所觉地回头望向某个方向,却只看到角落里的一片阴暗。
仅仅几秒的错开。
Thor毫无所觉的重新投入到了盛宴中,而他的兄弟,已经踏上了去往Jotunheim 的不归之路。
第二日,宿醉的Thor被侍女匆忙的喊起,未等他理好仪容,前来报讯的侍卫告诉了他Loki的死讯。
Jotunheim的中心,Laufey原起的宫殿旁新砌了一座冰宫。Thor用颤抖的手推开了冰制的大门,一股暖气扑面而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株参天巨木,Thor认出来那是属于中庭的一种叫紫衫的树。巨木扎根在殿内唯一一块土地上,树下放着一张藤木织就的巨大吊椅。土地周围,融化的寒冰泛成为一汪池水,水面飘满了灿灿银莲。
吊椅上铺着雪白而柔软的绒垫,上头倚着一个人。那人一头黑色及肩卷发,淡蓝的肌肤上爬着妖异的红纹,双眸紧闭,微卷的眼睫没有丝毫的抖动。那人一身墨绿的长袍,烛火照耀下,金线银纹交织在一起,仿佛一张细密的网,又仿佛这世间最美丽最柔软的枷锁。
把人禁锢在这寒霜之地的中心,永世不得离开。
于是我们知道,原来就算是神邸,错过了一个回首,也会如同凡人一般,错过漫长的一生。

我虽看不见姑娘的美貌,却能感受到姑娘的心有多温暖,仿佛暗夜里一盏明灯,连我这个目不能视的人都能感受的到
妈耶这个角度仿佛云云在亲我头顶一样〃∀〃

我觉得小明兰花先生蔡师兄齐师兄风师兄南无生都白养了(-᷅_-᷄)
云云才点头之交就给我写了两封信(-᷅_-᷄)
其他的……狗东西!( '-' )ノ)`-' )

emmmm这个双人有bug啊
头发穿模手的位置也很微妙……

貌似从交情泛泛开始小明就都是自己回的信呢,可爱ớ ₃ờ想日
给了25个2级宝石,相当于……两百万?

嘿嘿和云梦小姐姐一起愉快的搞百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