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卡

我错了低估了我的感冒……更新估计延后不过回和车放到一起的√微博名:luca愛喝摩卡√某些LOFTER放不下的内容就麻烦大家一下移步微博(:3_ヽ)_需要去wb看会在文里提醒的√不定时产不定粮欢迎扩列哟

星火 (酒茨be夏目客串)

这个……脱离社会的高中狗不是很会用wps所以……双引号全部没掉惹(捂脸)
真的很抱歉啊大家凑合一下吧QvQ
这个这个本来是为了社刊写的结果社长迟迟不出正刊特辑又嫌弃我写的太长不肯放QvQ
但是我码的这么辛苦!码到凌晨3点!怎么可以藏着不给人看!
然后我就发了
标点是真的很抱歉(つд⊂)我是真的不会弄啊啊啊啊啊啊





等到我幡然悔悟之时,陪我买醉之人早已魂归西去。

这是夏目来到平安京的第十七天。短短十七天里,夏目继续发挥他招怪体质的作用,着实给晴明带来了不少的乐子。
“那个......晴明先生,真的很抱歉......”奔波了一上午之后终于送走再次找上门来的茨木童子,夏目尴尬地对晴明笑了笑,手指有些不安地卷着小白的毛。
晴明眨了眨眼,露出一个温柔但有些无奈的笑,道:“没关系的,他本来就是来找我帮忙的,或早或晚的事情,你只是把它提前了而已。”说罢,似是想起什么,他眼里又升起几丝忧虑,“但是,他跟酒吞童子之间......”晴明想了很久,仍然没有想出合适的形容来描述两妖之间的关系。
八百比丘尼在一旁接过了话头:茨木童子,大概是喜欢酒吞童子的,只是两个人都没有发现,或者说,有一个人察觉到了但默不作声。至于这个人是谁,在场所有人和妖心里都有数。小白马上说:酒吞童子喜欢红叶小姐!神乐在一旁小小声地插一句:但是红叶小姐喜欢晴明先生啊......
坐在走廊的博雅原本只是擦着弓顺带听听八卦,这回儿不由深深地感叹一句:真是混乱啊!
庭院里安静了下来。
一道用过晚饭后,夏目抱着小白坐在庭院里消食。
深秋的风带着缕缕寒意拂过,昏暗的丛林里,不知名的虫和鸟仿若不知疲倦一般鸣叫着。夏目抬起头,正好看到一团云雾轻轻揭开,露出一轮残月。
明明是如此明朗的夜晚,不知为何夏目的心上倏然的划过一丝不安。
也正是如此,他没有看到猫咪老师正好翻墙跃进庭院,和他怀里的小白交换一个了一莫名的眼神。
另一边的大江山上,茨木和酒吞面对面坐着,中间横着一大块平整的原石,上面摆满了或躺或立的酒瓶。茨木面前只摆了一瓶清酒,地狱鬼手幻化成了人类的手的模样,握着一只小巧的清酒杯,只不时浅浅的抿上一口。
而与他堪称优雅动作相对的,是酒吞堪称狂野的喝法,一坛接一坛地灌,昔日威风凛凛的鬼王,如今也不过是个为情所困、烂醉的酒鬼罢了。
茨木看着萎靡不振、只知道一大口一大口喝酒的酒吞童子,心里蛮不是滋味,既怀念过往的他,又痛心现在的他。
喂,你今天终于没说那些讨厌的话了嘛。酒吞指的是茨木劝他放下红叶重拾鬼王尊严一类的话。
红发的鬼王抱着酒坛仰头就倒,也不管到底喝了多少漏了多少,坛子一丢睁着朦胧的醉眼看着对面的茨木,心里暗自琢磨为何今天这家伙这么的安静。
茨木依旧不说话,只提起酒瓶直接对着瓶口一饮而尽,将瓶子潇洒一抛,然后站起身,低头对上酒吞略迷茫的眼神。
……茨木抿唇,鎏金的眼里犹豫一闪而过,吾友,听闻吾友最近又被红叶拒绝了,吾混到人类阴阳师中打探消息的时候正巧听到了一个套女人欢心的好法子,红叶虽为女鬼,但吾认为……汝可一试。
哦?酒吞闻言,颇感兴趣地放下手中的酒,说来听听。
……吾友,恕吾不善言语,但吾准备好了所需的道路,汝……可否随吾一观?茨木轻声说道,忐忑与期盼被小心翼翼地藏起。
酒吞嗤笑一声,何妨,难得你做了一件让本大爷满意的事。说罢,红发的鬼王将酒坛随手一抛。

茨木瞥一眼被随手丢到一边的酒坛,瞥见还未喝完的酒液撒了一地,映出的明月似破镜却难以重圆。他敛下雪白长睫。
如此,请随吾来。语毕立即转身带路,也不管在鬼王面前这般急躁是否失态。茨木只怕自己压不住眼底那些不该有的念头,惹了鬼王发怒。万幸如今他醉的神志不清,想来也不会计较太多。
可是茨木还是高估了自己在酒吞心里的地位。身为鬼王,又怎会放任自己醉倒于人前。哪怕那是他最忠诚的鬼将,哪怕那是陪伴他最长久的妖怪,自己可以容忍他偶尔的放肆(比如去找红叶的麻烦),但绝不容许自己在任何妖面前失去清醒。所以他看到了茨木眼里翻涌的情愫,但是他并没有仔细去分辨,权当是茨木童子对他堪称狂热的崇拜。
被崇拜的人应允,对他来说是一件值得令他高兴到失态的事情吧。酒吞漫不经心地笑笑,站起来拍拍粘上的草屑,跟在了茨木身后。
高傲如鬼王,从未学会留意话语里的情意,即便注意到了,又怎会在意。茨木童子,你又何苦呢,你又,何必呢。
八百比丘尼藏在树梢,目睹了整个经过。那般珍贵的流霞酿,就这般被浪费了。虽然是与妾身不同阵营的人,但是茨木童子啊,我还真的有点替你难过了呢。她抚着垂到胸前的发辫,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茨木带着酒吞走到了山腹里的大绿湖边。此时已是深夜,月亮半掩着脸,夜空中不见一丝星光,周围尽是一片模糊的黑,黑到看不清身边人的模样。酒吞只听到茨木一句吾友请稍等以及他走开的声音,皱了皱眉头,酒吞按捺住想要发牢骚的冲动,安静地等待着。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忽然,酒吞的前方涌起一阵耀眼的紫红。
!酒吞缩紧了紫色的瞳孔。
紫红的光在即将冲到酒吞面前的时候四散开来,这时红发鬼王才意识到,那竟是由星星点点的海棠化作的漫天星火,每一朵细小的花都栩栩如生,它们飘荡在半空,照亮了黑夜,将整片山腹、湖水、丛林都都染上了紫红色,宛若紫红的梦。饶是见多识广的鬼王,此时此刻也不由得被这美丽的一幕而莞尔。
吾友,汝觉得如何?汝……可喜欢?茨木的声音在耳边想起,酒吞猛然回过神,就看到白发的妖怪站在自己面前几步开外的地方,地狱鬼手上凝聚的紫红色火焰里正源源不断地飞出点点星火,然后在半路化作一朵精细的海棠花,飞舞在空中。
他看着自己的那双鎏金眼眸深处盈满了紫色,那一瞬间,一抹异样的满足划过心间。他很快回过神来,意识到这漫天飞花正是由妖力聚成的妖火幻化而成,眼里的复杂一闪而过。啊,的确很好看啊,这都是妖火?不错,等我后天去找红叶演示一番,想来她会很喜欢。顿了顿,又加了一句:不过到时候要换成枫叶才好,她是红枫的女鬼,只有红色的枫叶更衬得出她的美丽。说这句话的时候,酒吞莫名地觉得心脏有些窒息般的抽搐。
然而他并没有在意,而是投入到对红叶的幻想之中。同样地,他没有看到茨木垂下的眼里逐渐坚定的决心。
今天是夏目来到平安京的第十八天。
大江山上鬼王的府邸里,今天异常的安静,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以往总是粘着鬼王聒噪不停的大江山二把手茨木童子并不在山上,而是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于是本来因为昨晚的美景而难得睡了一个好觉的鬼王一早起来发现早餐酒没了,喊了很久才有一个小妖怪战战兢兢的走上前来告诉他茨木童子今天不在。平时鬼王的生活琐事都是鬼将大人一手打理的,酒都是鬼将大人亲手酿造然后自己收起来,我们都不知道放在何处。小妖怪,赶在鬼王发怒前双手奉上了自己的酒坛子。
啧,真难喝。酒吞嫌弃的将只喝了一口的酒随手一扔,啪的一声,酒淌了一地。一旁低头站着的星熊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忍不住说道:敢问鬼王大人,平日里饮酒,也是这样喝一口就……?怎么,有意见?酒吞斜斜的瞥一眼。星熊深吸一口气抬起头,鬼王大人,您平日里饮的酒,都是茨木亲手去百里之外的樱桃之里采摘的桃花和以自己的妖血在土里度过七个春秋才酿成的珍肴,哪怕是隔壁爱宕山的大天狗大人也是每七年只分得一坛,而您每日饮用的可都是……
酒吞一愣,随记沉默下来。他倒没想到自己每天喝的酒有这么大的来头,不仅喝,不高兴的时候还摔……还有上次他去枫林找红叶麻烦的时候他随手掀翻的近十坛酒……当时茨木的眼神甚至令鬼王都不敢直视,匆匆丢下一句你好好反省就走掉了。
好像自那天开始,茨木就不怎么说话,也不怎么提红叶了。
密密麻麻的陌生痛楚缠上酒吞的心间,随之而来的烦闷充斥在脑海里,他冷冷地落下一句与尔何干,推开眼里开始闪现愤怒的星熊,化作一股妖雾奔往枫林。
星熊望着酒吞离开的方向,深深地为好友感到不值。他对着枫林的方向说道:茨木,你和酒吞的缘分,大概就是人类说的有缘无分吧。经此一别,我知我们再难相见,作为你的好友,我也……只能祝你心想事成,再无遗憾。
在那边,一定要过的很好啊。星熊在心里默念,悄悄将眼泪憋了回去。
枫林里,茨木在和红叶道别。
他把整整五百坛酒分散在每一棵枫树下埋好,一一告诉红叶每一颗枫树对应的是什么年份的流霞酿,又嘱托她:如果酒吞来了,你就把酒给他,就说是你酿的,我以前都是从你这里拿的酒。然后又将流霞酿的配方告诉红叶,最后取出一只葫芦递给红叶。
女鬼接过的瞬间脸色就变了,你!……她张开口,话到嘴边却化作了两行清泪,顺着脸颊落到手上的葫芦上。
她能够感受到,葫芦里的,分明是整整一壶的妖血!而血的主人,不言而喻。你又何苦呢……你明知道酒吞他,根本就……红叶哽咽着,心里泛起绵密的痛。
眼前的大妖,初时对自己万分嫌恶,她本是怨恨的,凭什么酒吞闯下的祸要她来背?!可是抬眼撞进那像太阳一般闪耀的金色里,那浓浓的爱意和嫉妒像一盆冷水泼灭了她的怒火。思及自己同样求而不得的爱恋,红叶心里只剩下了对茨木的同情。要有多爱才可以在毫无意识的时候本能的想要独占。
后来每次茨木来找红叶麻烦,她都默不作声的扛了下来,从来没有找过酒吞,甚至当酒吞问起自己身上的伤痕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撒了谎,说是人类阴阳师弄得。后来又一次茨木来找茬,正巧被酒吞撞见,鬼王一怒为红颜,将茨木打成重伤不说,还掀翻了茨木带来的近十坛酒,她亲眼看着白发妖怪眼里的激动在鬼葫芦一次次的重击下碎成粉末,唯留下绝望的空洞。那一次以后,红叶很久没有再见到茨木了。
许久之后的某一天,她忽然又看到了白发的大妖出现在枫林里。心里一瞬升起的激动在看到他身边红发的某妖后碎成渣渣。那天,茨木在酒吞的监视下带去了许多补品。而自那天以后,就像是想通了些什么,茨木再也没有对红叶出手,转而带去大量有利于修行的佳肴美酿以及各种奇珍异宝,茨木也从一开始臭着一张脸,慢慢地也会和红叶聊上几句,甚至到后来两人一起畅谈酒吞的种种。当然大部分时间是茨木在吞吹。
但每一次和茨木的见面,红叶都很愉快。因为只要茨木出现了,短时间内酒吞绝对不会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内。
红叶红着眼眶,泪水流了满脸也不擦,就这样直直的瞪着茨木。白发妖怪被瞪得有些尴尬,该说的吾都说完了,红叶,今日吾的话,汝绝对不可告诉吾友。吾……吾会很好。最后一句话轻的像一阵风,刚说完就消散在空中仿佛他最终的结局。
茨木再三犹豫,眼看红叶抱着酒葫芦安静地哭到快喘不过气,还是小心翼翼的把手放在红叶发端,脸上浅浅勾出一个安抚的笑。
红叶怔怔地看着难得一笑的茨木,忍不住睁圆了眼想要好好记住这个温暖的笑。
酒吞刚落地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然而在他眼里,茨木安抚的笑容变成了邪笑,而红叶怔愣的表情变成了惊恐万分。鬼王当下怒吼:茨木你给本大爷放开红叶!边说鬼葫芦同时毫不留情地对准茨木一连呸了好几下!
红叶来不及反应就被茨木推出了老远,她眼睁睁看着上一秒还温柔地抚着自己发旋微笑的妖怪,下一秒倒在血泊里,像一个即将支离破碎的布娃娃一样。
脸上,却还挂着笑。
鲜血争先恐后地从嘴里涌出,茨木却强迫自己露出一个微笑。那笑容在阳光下明媚而悲伤,金色的眼眸一如既往的清澈,只是里面装满了诀别的沉重,晃晃荡荡坠在眼角。
鬼王背对着茨木站在了红叶面前,看着眼前的女鬼终于克制不住地大哭出声,他心里痛惜万分。别怕,我这就带你走。酒吞轻柔的抱起红叶,温声安慰,看都不看身后一眼,架起黑色妖雾扬长而去。
而躺在血里的茨木,缓缓闭上眼,滚烫的泪珠再承载不住那厚重的悲伤滑落下来,偌大的枫林里,低低的回荡着邻人心酸的抽噎声。

你真的想好了吗茨木?
吾从不后悔。
那好吧
……
在夏目离开的一个月之后,在茨木消失了一个月之后,在大江山鬼王大婚了一个月之后,鬼王府邸的院子里,红叶静静地看着因为找不到茨木而暴躁万分的红发鬼王,忽然笑了一声。红叶看着酒吞诧异地转过身,眼里不加修饰的恐惧,忽然就大笑起来。
忍了一个月的眼泪终于冲破闸门肆意涌出,红叶再也忍不住了,她一边哭一边将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晴明身边那个来自千年后的孩子,他有一本奇怪的书,只要妖怪的名字被写进了书里就必须认他为主,并且只要名字在,妖怪就不会死亡。那个孩子身边有一只非常强大的妖怪,一直和晴明大人一起研究着要怎么回到千年后,茨木……茨木告诉晴明他有办法打开时空之门,他也愿意这样做,但前提是,他希望能够跟随那个孩子去到千年后。"
酒吞再也克制不住,恐惧已然侵蚀到他身上的每一部位,他掐住红叶的脖子将她提起来狠狠地甩到地上。不用红叶再说他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打开时空之门的方法很简单,只需要一只大妖自愿的献祭即可,这还是酒吞告诉茨木的。当年他不以为然地对还很小的茨木说起这个法子的时候,茨木一本正经地回答他:如果吾友以后遇到了逃不掉的敌人,吾愿意为了吾友献祭自己!吾友可以任意的支配吾的身体!
说好的为了本大爷……酒吞狰狞着一张脸,好不压抑的妖力喷涌而出,将刚刚爬起来的红叶再次压回到地上。像是看穿他心中所想,红叶顶着压力勾起一个讽刺的笑容。他的确是为了你啊~茨木可是从来不说谎的啊。女鬼笑着掉着眼泪,是你一次又一次伤透了他的心,是你一次又一次的对他说着给本大爷滚,现在他滚了,滚到你再也不可能看到他的地方去了,你开心了吗?!你以为他为什么要走!他把心捧到你面前,被踩碎了粘好又捧过来给你踩着玩,被你打到几乎半身不遂都舍不得离开,你他妈到底把这个用拥有的全部来爱你的傻瓜伤到什么程度他才会离开啊!最后一句话,红叶拼尽全力地吼了出来,然后失尽了所有的力气般瘫软在地,闭上眼睛任由泪水肆意横流。
爱……我?酒吞捂着心口,从那里传出来的疼痛蔓延到全身,痛到他几乎站不住脚。你说他爱我?红发鬼王喃喃,一直以来错误的认知被纠正,那一刻那仿佛深入骨髓的疼痛过后,他心底无由升起一股绝望。
他爱我?不 ,你在说谎,他爱我又怎么会离开我。酒吞很快回复了平日里鬼王威严的样子。
本大爷决定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在我醒来之前如果他没有回来,就永远滚出我的大江山。
红叶已无力在愤怒,她麻木地看着酒吞说完后立刻昏倒在地,麻木地看着星熊手忙脚乱地带着一群小妖闯进来,麻木地被扶到屋里躺下。她什么都听不见,渐渐地,她什么都看不见,灵魂在黑暗里越沉越深,逐渐染上黑色,最终与深渊融为一体。
星熊沉默地看着昏迷的鬼王鬼后,心里竟莫名的痛快。
自此,大江山再无鬼王鬼后,酒吞和红叶的身体被摆放在府邸最里面的屋子里,曾经的鬼王府邸彻底封闭,星熊带领剩下的妖怪集体迁徙,大江山正式成为了过去式。
不久后,整座山被瘴气环绕,过路行者但凡进去的人皆死不见尸,久而久之,这里附近一片再无人烟,年复一年,它彻底从俗世消失。
……
今天是夏目来到平安京的第十九天。他在一阵阴风怒号里踏上了现实的土地。抱紧怀里的友人帐,多了一张纸的本子并没有明显的改变,可夏目还是感受到了它的沉重。他翻开某一页将其朝外,浅笑一声,“茨木童子,欢迎来到八原。”

评论(1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