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卡

我错了低估了我的感冒……更新估计延后不过回和车放到一起的√微博名:luca愛喝摩卡√某些LOFTER放不下的内容就麻烦大家一下移步微博(:3_ヽ)_需要去wb看会在文里提醒的√不定时产不定粮欢迎扩列哟

月夜(李白and杜甫,非王者荣耀的李白!!)

不想听课不想写作业的后果就是产一些奇奇怪怪的经不起考究粮……和之前的两张照片里拍的有点不一样,修改过。大家凑合着看啦

杜甫视角

        书完最后一笔,他学着那人把笔往池子里一抛。月光下,以毛笔为中心泛出的一圈圈涟漪,似玉环似银索,而他自己就仿佛那浮浮沉沉的笔,看着那人赏过的明月,住在那人眷恋的长安,那人潇洒张狂的身影在月下影影绰绰,思念仿佛枷锁铐在他身上,蚀骨噬心。
        他独站在荒废的院子里,石桌上一张素宣,上面笔墨未干,写着对远在鄜州的妻女的挂念,心理却想着那人一路逃亡也不知是否安好。本是天之骄子却被迫颠沛流离,那人也不知可否适应。他想啊,想那人素喜白衫,神州遍地却烽火狼烟一片狼藉;想那人嗜酒成狂,包括酿酒师在内的壮丁却全数征做了兵将;想那人荣华富贵,可如今安史内乱国破家亡四处皆战火硝烟,再不复昔年的繁荣昌盛……那人所喜爱的一切几乎都被毁了个干净。
        他楞楞地望着夜空,月辉洒在身上,落在地上,他忽然想起那人也曾望着夜空作诗云“明月疑是地上霜”。如今,直觉那月辉似冰雪般寒彻骨髓。他低声轻喃:“阿白……”
        眼角倏然落下一抹晶莹,似那堕凡之仙啊,溅不起一缕尘灰。

李白视角

        月上眉梢,止水如镜。他就在那水中静静漂浮的小舟上,一坛流霞之酿,一介漂泊之人。层云间透出半抹月光洒在他面上,群山间泄出半缕清风拂过他发间,他抱着酒坛,佳酿在自斟自饮下很快见了底,他心里却依旧是空空荡荡的。
        我怎么就这样了呢?他有些茫然的想着。一生中,他在意的只有两样:能够让他喝一辈子酒的高官厚禄;能够请他喝一辈子酒的至交友人。至于那些被夸的天花乱坠的诗作?他嗤笑一声。不过是些酒后乱言罢了。不过若是能多换些美酒来,他到也不介意多醉几回,多作几句。不就是说醉话么,何难之有?
        如今四处皆是金戈铁马战鼓雷雷,安乐繁盛已是那天边浮云,曾一起喝酒的知己好友逃的逃死的死,剩他一个孑然一身无牵无挂,记不得谁也不被谁记着。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小舟也跟着在水面晃出粼粼波光。张开双臂感受那不存在的风,他的思绪渐渐飘往那遥远的长安,想象它在战火中是负隅顽抗抑或迁豪缴兵,是黑云压城抑或歌舞升平。
        一个身影忽然闯入脑海里,挥散了那些纸醉金迷的画面。那人只着一身粗布麻衣,与锦衣玉帛的长安城格格不入。却坚持每日游荡在街头,只为能偶遇贵人得一二赏识,日后好入仕为官。那人与他仅一面之缘,本该是早被忘却的。可连自己都不曾发觉,那双明亮黑眸被深深地印在心上,忘也忘不掉。是何时,又是何地呢?他睁开眼,抬头仰望那干净到只剩明月的夜空。没有群星作伴的月,与他何其相似。
        倏然一阵风过,水面刮起一阵粼粼波光,在眼前一闪而逝,随之勾起那记忆深处泛着旧色的画面:堪堪弱冠的少年人,尚且稚嫩的面容却配了一双坚毅的黑眸。那人一身粗布衣裳,笑容灿烂目露仰慕,微微俯身作揖,声音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清亮:“在下杜子1个他:“没空。”随后拂袖离去,也拂了那人的好意。经此一别两人再无交集,他却暗暗留意起那人的行踪。知道那人写了许多诗赠他,本不打算回应,却某日大醉之后回诗一首,还被人传了出去。可他心里不仅不恼,反倒是有几分期待。期待他见诗如见人般欢喜,期待他阅诗如阅情谊般粲然,期待他回诗如似尺素含蓄而深情……
        沉浸在回忆里的昔年才子,眼神迷离于月下孤舟上,恍惚间,似是那人凌波踏月而来,微微俯身作揖,旋即转身离去。他本能地踏出一步想去捉那人的袖子,不料脚下一空,指尖自那人衣摆穿过。
        “哗啦!”
        一轮明月,一叶孤舟,一坛空酒,一面水镜。他永远的醉倒在,没有那人的冰冷的黑暗中;他永远也等不到,那人倾诉衷肠的回诗。而那身谪仙般的白袍,浸在那凡尘俗世之水里,染上一身粗布麻衣的颜色。





PS:历史上的确是说李白某夜泛舟某湖,喝的酩酊大醉想去捉那天上的月亮,结果失足落入水中,人就这样没了。除此以外其他都别当真就好。时间都是乱的,不用在意。

评论(4)

热度(38)